添加至收藏夹

X

新建收藏夹

完成

新建收藏夹

X

确定

取消

我应该是第一次用大师赞美人

作者: 贺颖

2019-03-23 09:46 浏览 · 45079

分享

收藏(136)


很少有一部电影。


Sir光看,就感觉渴了。


到底有多牛,你先来“品”几个镜头——


对,大师级的导演,就是能让你尝到画面里的味道。



1


第一味,


一个红色山石的世界里,一座孤独的巨山下,一群闪光的小点。


原来是一群采矿者。


他们衣着亮晶晶,金头盔,戴探照灯。


虽然采矿,但他们步履轻盈,动作优雅。



他们开采了这样的液体。


金色,浓稠,还有几滴不听话的飘在空中。


他们并不带走它,只是把液体都聚在一起。



这是甜。


有人说酒里没有甜味,有人说有。


Sir说,甜是被挖到的味道。


它是精华,它是隐秘。


它是当你feel到时,你会闭上眼睛。


第二味,


三体世界,无边沙漠,一群怪人在迁旅。


红伞,白衣,披风,个个身形寡瘦。




怪异的不是他们。


一只巨大的脚踩过,竟然是巨人。


巨人用硕大的身影罩住小人,帮他们遮挡来自三个太阳的阳光。



这里是热,不同于温暖,也不同于滚烫。


这种热,不是汗流浃背,不是气喘吁吁。


而是你在沙漠里,没有水,没有路。


但,你有远方,你有依靠。



第三味是辛香


怎么呈现?先看冰。



一台冷冰冰的机器,像《西部世界》的合成人工厂。


射出红色和黄色的粉束,啪嗒啪嗒,炸出一个人的轮廓。




喔,这是酒的世界。


也是你的世界。


它们的共同点是,你只有在辛香的时候,才能感知到自己。


第四味,


爆炸的云层,穿梭的飞机。


飞机里,一男一女。



炽焰绽放,是酒的主味。


是火种,是激情,也是高潮。



剩下三味,Sir不再解说,由你亲自去品。


第五味,




第六味,




第七味,




星球,宇宙。


最终被一个人型的星云,揽入怀中……


饮酒,从未达到如此维度。


你可能看出来了,这支《七重奇境》的短片,为轩尼诗X.O而生。


不到4分钟,七个世界,传递了轩尼诗X.O的七重品鉴体验。


每个世界各有生命,各有美感。


甚至,以专业的剧本眼光去看,还能看到导演为每个影像世界布下的戏剧反差。


在“热”,是炎热和阴影;


在“辛香”,是冰凉和炸裂;


在“烈”,是危险和快乐;


在“醇”,是苍老与新奇。


每一帧都是细节,每一秒都是匠心之作。


在这个广告片,看不到一般导演的气质——


没有年轻人的心机,没有无知者的迂腐,没有懒惰者的敷衍,没有高知者的酸臭。


导演究竟是谁?


2



导演今年81岁。


这个年纪的人,大多在公园,在医院,在麻将桌边,在电视机前。


他却在片场执导筒。


神奇的是,他老,但不拍烂片。


他叫雷德利·斯科特


你可能没听过他的名字,但你会听过他的电影。


70岁往后,《火星救援》《普罗米修斯》《异形:契约》……


70岁往前,《末路狂花》《黑鹰坠落》《角斗士》《银翼杀手》《异形》……


如今八十。


他拍电影反而越来越快,越来越马不停蹄,似乎想在生命的晚年,留下更多痕迹。


执导的《异形》新系列尚未完结,接下来还有《不列颠之战》《角斗士2》《异星灾变》 。


上边只是导演,下边还有一张疯狂的制片单。



提到雷公,很多人第一想到的是硬。


身体硬朗,性情硬汉,电影硬核。


但你也许不知道,他对美的狂热追求。


在成为一个牛逼导演之前,雷公先是一个美术家。


雷德利·斯科特画的分镜图



而在雷公的电影,美最常见的化身,就是女性。


他镜头下的女性美,不止靓丽性感。


还必须强大。


《末路狂花》之前的1979年,他就开创了“大女主”三个字。


在一部恐怖片,《异形》。


里边那位女主角,在所有男人或崩溃或暴怒,或逃避或求死时,唯有她,理智、勇敢、坚强,屹立不倒。



他不止发现美,他还创造美。


创造成大家争相效仿的潮流。


比如说《角斗士》这个镜头,男人的手轻抚麦田,是家,是爱,是温柔,是浪漫。



太美,于是被多次致敬。


Sir能想起的,就有《神枪手之死》和《复仇者联盟4》。



灭霸解甲归田,也用了这个镜头


一个镜头也能流行。


更不用说,他的美学。


3


很难用一个词去界定雷式美学,毕竟,他以风格多变著称。


拍生活,拍古装,拍科幻,拍恐怖,他都没问题,而且每一出都是美不胜收。


但最震撼的那场,叫做赛博朋克


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《攻壳机动队》《黑客帝国》都以它为美。


而这条视觉系的源头,是1982年,雷德利·斯科特的《银翼杀手》。



电影永远没有白天,建筑物没有边界,人群密集没有脸庞,巨大的屏幕人脸,没有人性。


有好多,但感觉没有了一切。


这种美学,如何解读?


Sir顺藤摸瓜,找到了《银翼杀手》的根源。


它是一幅油画,名叫《夜鹰》(Nighthawks),作者是爱德华·霍普。



这幅画,请不要一扫而过,它需要你点进去细看。


街道空荡,餐厅中有四人,每个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即使是那对情侣。


餐厅里的黄色光透出来,在玻璃窗外形成了诡异的绿色,外边看起来有阳光,却让人感觉到在黑夜。


《夜鹰》画于1942年,珍珠港事件后的美国。


“也许,我的确是无意识地在描绘一个大城市的孤独。”画家说。


到了雷德利·斯科特手中,这种孤独,与他对科技和未来的理解形成了呼应。


我不停地在制作团队的眼皮底下挥舞这张画,以便让他们理解我要表达的感觉和情绪。


是孤独。


最后致命的,不是战争和病痛,是孤独。


所以,人造人总是不停对主角诉说,“活在恐惧中的滋味”。


所以,人造人总是在明明可以杀死主角的时候,饶了他。


虽然是要置自己为死地的敌人。


但他们不忍杀死他。


因为孤独太可怕,恶于死亡。


这也让这帮奇形怪状的人造人,比任何人都美。



4


在《七重奇境》的幕后纪录片,雷公一共说了16句话。


其中,“art”(艺术)这个单词出现了三次。


Sir最喜欢的是这句——


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.

一幅图画,传递千言万语。



三流导演用台词表达语言。


二流导演用影像表达语言。


而一流导演,用美表达语言。


什么意思?


第一,他的美可以说话,如前所述。


第二,他的美,不一定关于“美”自身,也可以是传统意义上的“不美”。


如丑恶。


《异形》来源于H.R.Giger的艺术。


一眼看上去,的确让人恶心,但往细了看,那种人体骨骼和黑色钢铁的融合,似乎在表达工业与人的畸形结果;性暗示的结构,似乎又在表达暴力的弗洛伊德本质。



如肮脏。


肮脏是颓废——颓废的美,在于它身上藏着多年的历史洗刷;


肮脏也是破败——破败的美,在于它最后的一丝生气。



如怪异。



如恐怖。



以下为广告内容,在阅读下文前请确认您已满18周岁,请理性享用美酒


一幅图画,传递千言万语。


这就是雷德利·斯科特一辈子坚守的价值。


Sir佩服轩尼诗X.O


它以一种通透的自知,和精致的审美,找到了自身产品与雷德利·斯科特的重合。



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
在你能感受的多重世界。


在你能进入的奇幻旅程。


这是雷德利·斯科特的艺术,也是轩尼诗X.O的味道。
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

来源:Sir电影(公众号:dushetv)

作者:毒Sir

打个分吧
确定

收藏(136)

分享

评论(0)

广告门评分

7.9
产品:轩尼诗X.O
行业:快消
类型:影视
地区:中国大陆
时间:2019

标签

轩尼诗X.O

案例认领

热门招聘查看更多

  •  
意见反馈
下载APP

意见反馈

案例认领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?

用户注册

忘记密码

返回登录

无法找回? 点此申诉

忘记密码

无法找回? 点此申诉

账号申诉

已有账号? 立即登录

信息已提交:

我们会在1-3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,并用
邮件通知您,请耐心等待,谢谢